山涛扶贫信息网 - 中国扶贫项目重点门户网站,专注扶贫新闻资讯!

山涛扶贫信息网 - 中国扶贫项目重点门户网站,专注扶贫新闻资讯!

http://www.sh-tao.com

菜单导航

从“漫灌”到“滴灌”:脱贫攻坚 一个贫困山村的奋斗路

作者: 山涛扶贫信息网 发布时间: 2019年12月06日 20:31:04

12月12日清晨,海拔千米的丰都县高家镇方斗山村寒风刺骨,夜里的霜刚刚消去,室外只有3摄氏度,冷得人直跺脚。

但即便如此,村里人也没有闲着。贫困户冉太平帮老板拉来了一车木材,用于装修农家乐;今年靠养中蜂挣了3万多元的杨本培正在修整蜂箱以待来年;而村民王剑飞则寻思着明年自己的“王师傅特色菜”农家乐应该搞点什么新耍事。村委会里更是一片忙碌:完成农村“四好公路”建设,全面落实C、D级危房改造及复垦政策,大力发展村级集体经济等项目化的攻坚内容,被提上了明年的议事日程。

历经数十年的探索,这个县级深度贫困村,正在脱贫攻坚的道路上大步前进。

上世纪八十年代前期 扶贫停留在给钱给物阶段

方斗山村因坐落于方斗山上而得名,是7个村合并而来的“巨型村”,幅员面积达30平方公里,人口和耕地却分别只有3100余人和5500余亩,典型的地广人稀,耕地不足。

上述因素,决定了方斗山村的脱贫攻坚道路漫长而艰难。

1980年,土地包产到户拉开了方斗山村脱贫攻坚的序幕。77岁的老村支书秦光瑞说,一家人有三五亩地,种上传统的“三大坨”,喂上一头猪,吃得好不好另说,但吃饱不成问题——大约1983年时,方斗山村大部分人的温饱问题便得到了缓解。

但这是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、农产品价格改革等经济体制改革带来的红利,并不算真正意义上的扶贫。

那时候的扶贫是什么样子呢?

“也就是停留在给钱给物的阶段。”秦光瑞说。他和另外两名老村支书向明湘和谭廷其(都来自方斗山村的撤并村)的做法都是如此:比如,每逢春节前,秦光瑞就会和村支两委的干部合计一下,看哪一户人这个年关实在难过了,便给他们几十斤大米或者粮票。

谁家的房子破了,村里就给点救济金对付一下,然后再找点彩条布把破损的地方盖上就算完事;有人生病,村干部拿来的药不外乎都是“头痛粉”。“不是不想帮,那时候实在是没有能力。”秦光瑞说。

1986-2011年 有组织有计划大规模扶贫阶段

情况在1986年有了些变化。

是年,国务院贫困地区经济开发领导小组成立,拉开了有组织、有计划、大规模农村扶贫开发的序幕。国家划分了18个集中连片困难地区,依据农民人均收入,制定了国定贫困县标准,划定了331个国家贫困县。

正是在那一年,方斗山村民开始自发地修路。谈到这件事,丰都县高家镇定点联系方斗山村的宣传委员谭仁富认为:“村民们开始意识到了要想摆脱贫困,只能发展生产,而发展生产的前提是建好基础设施。”

但方斗山村要补齐基础设施这个“短板”,谈何容易?

以修路为例,上级拨付经费只有4万元,村里靠这钱,动员村民投工投劳。村民、村干部都挥着铁钎、大锤一起上阵。靠着这股拼劲,村民们硬是用一年多时间修出了宽2.5米、长10公里的土路,至少在天晴时可以通过小货车。

其他基础设施项目的落实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。如饮水问题——1986年之后的20多年里,方斗山村一共修了9口山坪塘,再用橡皮管子将水接到家里就了事;电也是如此,早年间方斗山村在供电时有时无,直到2008年政府实施大规模的农网改造后,村民家的灯才算常亮了起来。

改进基础设施后,村里就想发展产业。由于缺乏技术指导和畅通的销售渠道,好不容易发展起来的一些产业失败了。

上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头几年,方斗山村曾组织村民大规模种植五倍子和青蒿,但由于市场行情不好,村民们的辛勤劳动成了“竹篮打水一场空”。

后来,针对自身山地地形特点,村里开始组织村民种植烤烟,养殖山羊和肉牛。这一次绝大多数人的产业都平稳正常发展,挣到了一些钱。但也有例外,向明湘家住在偏远的十九社,小地名大窝凼。10多年前,他和村民们一道发展起了山羊养殖,但别人走几步就能把山羊卖出去,他却要翻山越岭近两个小时才能走到村头。

辛苦也就罢了,最怕的是山羊生病,向明湘不懂技术,而懂技术的人又不愿意进来,71岁的老向只能眼巴巴看着羊死掉。

2012年至今 开发保障并重的决战决胜阶段

让向明湘欣慰的是,扶贫很快迎来了更大力度、更广范围,且以精准为特征的历史性转变。

新一轮脱贫攻坚战打响后,方斗山村更换了领导班子——2014年底,在外创业有小成的邹宏成为了新一任村支书。

邹宏上任后发现,脱贫需要解决的问题不少。

首先要把真正的贫困户找出来。

当时,市里的指导意见是:以户为单位,综合考虑住房、教育、健康等情况,通过民主评议、公示公告、逐级审核的方式进行识别。

本文地址:/jingzhun/93.html

请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,不要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