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ocument.write('
')
山涛扶贫信息网 - 中国扶贫项目重点门户网站,专注扶贫新闻资讯!

山涛扶贫信息网 - 中国扶贫项目重点门户网站,专注扶贫新闻资讯!

http://www.sh-tao.com

菜单导航

透视进藏“天路”千年之变

作者: 山涛扶贫信息网 发布时间: 2021年05月04日 14:21:52

透视进藏“天路”千年之变

这是西藏林芝境内的多布特大桥(2021年10月29日摄,无人机照片)。新华社记者 普布扎西 摄

新华社拉萨4月26日电 题:从唐蕃古道到川藏铁路——透视进藏“天路”千年之变

新华社记者刘洪明

4月下旬,拉萨至林芝铁路全线施工紧张忙碌。林芝火车站正进行站房内外墙装饰;拉萨火车站机辆整备基地改造现场,工人们正在铺设道岔连接线路处枕木等。

作为川藏铁路的组成部分,拉林铁路今年4月已进入静态验收阶段,将于今年7月1日前通车运营,届时往返两市的时间将从5小时缩短至3.5小时左右。

2021年11月8日,川藏铁路(雅安至林芝段)开工建设,新建正线长度1011公里,30公里以上隧道有6座,超过100米的高桥有9座,修建难度之大世所罕见。

川藏铁路建成后,将为西藏再添一条“大动脉”。2006年7月1日建成并全线通车运营的青藏铁路,结束了西藏不通铁路的历史。这是世界上海拔最高、线路最长、穿越冻土里程最长的高原铁路,创造了多项世界之最,使西藏彻底摆脱了和内地的时空阻隔。雪域高原迎来了铁路时代。

莫说铁路,70年前的旧西藏就连一条能通汽车的路也没有,一切运输靠人背畜驮。现在的西藏,公路四通八达,货车川流不息,自驾游客络绎不绝……一条条进藏“天路”为西藏增添了人气和经济活力。

数据显示:2000年底,西藏公路通车里程仅有2.25万公里,而到2021年底,这一数字变为11.88万公里,乡镇、建制村通畅率达93.7%和75.9%,全区所有县(区)和476个乡镇、2050个建制村通了客车,民航旅客吞吐量从2000年的53万人次增至2021年的515万余人次。

透视进藏“天路”千年之变

中铁十一局工人在川藏铁路拉萨至林芝段进行长钢轨无缝焊接作业(2021年4月16日摄)。新华社记者 觉果 摄

1300多年前,文成公主远嫁吐蕃赞普松赞干布,从唐朝长安(今西安),沿唐蕃古道到达拉萨,产生了深远影响。唐贞观元年之后的两百余年间,汉藏民族间的使臣往来就有142次。

20世纪50年代,毛主席在解放军进藏前指示“一面进军、一面修路”。西藏军区原司令员张国华曾说:“西藏要有根本性变化,全要等公路修通。”

参加徒步进军西藏和修筑康藏公路的十八军老战士高平曾回忆:1951年从四川甘孜州到拉萨走了37天。进藏之路海拔高、路途遥、气候差、人烟少,且多为羊肠道。他感叹进藏道路之难,远超人们想象。

川藏公路原名康藏公路,1950年4月开始由11万军民艰苦修建。据记载,总计架设桥梁597座,涵洞2860个,牺牲2000多人。因极度艰险和自然灾害多,被称为“世界公路地质灾害的博物馆”。1950年,解放军和各族人民同时动工建设青藏公路,后来成为世界上首个在高寒冻土区全部铺设黑色等级路面的公路。

1954年12月25日,康藏、青藏公路建成通车,成为进出西藏的两条“大动脉”。60多年过去,经数次整治改建,两大公路依然是人流物流的主干道。

公路和铁路的建设,带来了货运的快速发展。西藏昌都市芒康县如美镇海拔2600米,川藏公路穿镇而过,当地村民收入来源已转变为运输业和商业为主。“过去进出镇两个方向50公里内全是土路,去拉萨要一个星期。2021年沥青路建成后,跑运输的多了,全村189户,一半以上的村民从事建材、百货运输。”57岁的竹卡村村委会主任土登扎西说,现在村里户均年收入15万元以上。

秦进元在中国铁路青藏集团有限公司的拉萨西站工作了12年,见证了铁路货运的发展。“铁路货运不仅明显降低了流通成本,也为当地农牧民提供了增收致富的稳定工作。”

数据显示,2006年以来拉萨西站物流公司从4家增至18家,运输量从发送2万吨、到达29万吨,增至2021年的发送49万吨,到达614万吨,年平均增长30.7%和24.6%。

2021年,41岁的阿旺多吉成立西藏吉达物流有限公司,有员工近20人。“这几年西藏不论是各种食品还是建筑材料,需求量都很大,我看好这个市场,目前经营顺利,所有工人均为农牧民,年收入都在20万元以上。”

透视进藏“天路”千年之变

  这是建设中的川藏铁路拉林段(2021年10月16日摄)。新华社记者 普布扎西 摄

透视进藏“天路”千年之变

施工人员庆祝川藏铁路拉林段重难点工程奔中山二号隧道顺利贯通(2021年8月21日摄)。新华社记者 晋美多吉 摄

透视进藏“天路”千年之变

这是川藏公路西藏昌都市境内的“怒江72拐”(2021年5月15日摄)。新华社记者 晋美多吉 摄

透视进藏“天路”千年之变

这是川藏公路通麦路段上的迫龙沟特大桥(2021年10月27日摄,无人机照片)。新华社记者 孙非 摄

透视进藏“天路”千年之变

这是横跨在拉萨河上的拉萨市区公路(2021年4月3日摄,无人机照片)。新华社记者 晋美多吉 摄

本文地址:/news/6937.html

请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,不要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