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涛扶贫信息网 - 中国扶贫项目重点门户网站,专注扶贫新闻资讯!

山涛扶贫信息网 - 中国扶贫项目重点门户网站,专注扶贫新闻资讯!

http://www.sh-tao.com

菜单导航

“胶鞋书记”用脚步丈量脱贫攻坚路—记凉山州委副书记陈忠义

作者: 山涛扶贫信息网 发布时间: 2020年02月14日 13:40:34

10月底的大凉山,已迎来冰雪和寒冷。临近彝历新年,滚滚雅砻江的绝壁上,菠萝村的彝族老乡们正盼望着亲人“吉克书记”再次来村里看看,看新路,看新家,看圈里成群的羊儿,看家家户户准备的年货……

两年多来,被村民称为“吉克书记”(彝姓吉克多翻译为陈)的凉山州委副书记陈忠义,6次走进这个距离德昌县城70公里的极度贫困村,与乡亲们一起打脱贫攻坚这场硬仗。

巍巍大凉山,山有多高,路就有多远。从2016年2月调任凉山州委副书记,分管脱贫攻坚工作,陈忠义累计在深度贫困地区工作370天,行车75800公里、徒步850余公里,走访104个县级贫困村,看望慰问困难群众1160户。

坚持身在一线、心在一线、干在一线——靠一双双牢实的胶鞋,陈忠义用脚步丈量大凉山脱贫攻坚之路,也走进了群众心窝。

“不知百姓冷暖,百姓心里怎会有你?”

在陈忠义的办公室墙上,挂着一幅凉山州地图。地图上,从南到北、从东到西,圈满红色小点,这是他已经走过的村。

地图上的咫尺距离,很多地方要走上1天才能到达。

“陈书记穿起一双胶鞋,脚力一点不比我们差。”冕宁县新兴乡咕噜沟村党支部书记蔡春华,还记得2016年陈忠义第一次到村里来的情形。

到咕噜沟村,车子只能到达山脚。从山脚到村里,15公里,海拔垂直上升1000多米,只有一条在泥石流冲刷沟里踩出的小路,路面不足两尺宽,呈“Z”字形上升,路上石子像沟里长的牙齿,硌得脚痛,个别路段还需要手脚并用。

陈忠义和村民们爬了4个小时才抵达村口。当看到眼前一幢幢低矮的土房,听说村里至今不通水、没有通讯,只有在出太阳时靠光伏发电才能照明时,陈忠义陷入沉思。

“当看到不少彝区群众仍生活在交通条件极差、生存环境恶劣的大山深处,居住在低矮破旧、阴冷潮湿的土坯房里时,我都忍不住流下眼泪。”无论大凉山的路有多远,陈忠义都坚持走到群众身边——到木里县卡拉乡苦苦村,搭着村民的摩托进去;到盐源县巴折乡马丝骡村,坐木船过河,在骡子上颠了6个小时;到布拖县地洛乡洛哈村,泥泞里蚂蟥太多,一边赶路一边往脚上擦自治土方“白酒加花椒水”……

两年多里,陈忠义穿坏4双胶鞋,走遍全州最偏远、最艰苦、最贫穷的49个国扶办监测点极度贫困村、120余个县级极度贫困村。

“感觉这两年把一辈子的路都走了。”经常陪同陈忠义下乡的凉山州委办公室工作人员邹河旺感慨。

“不走到百姓身边,不知百姓冷暖,百姓心里又怎么会有你?”陈忠义经常对扶贫战线的同志这样说。

这一路走来,虽历经风雨坎坷,但大凉山群众的举动令陈忠义感动至深、难以忘怀。

“悬崖村”进出还靠藤梯时,陈忠义去调研。一位村民用一条绳子,将一端紧紧系在陈忠义身上,另一端系在自己身上,爬上悬崖。“那一刻,深深触动了我的灵魂、打动了我的内心,让我深切感受到‘鱼和水’‘血与肉’般的亲情。”

“每一个老百姓反映的事,都是大事”

陈忠义的工作日志显示,两年多来,他有一半时间都在基层跑。

可在一次民主生活会中,陈忠义还是自我批评:“有时候一天走的村太多,有走马观花之嫌。”

邹河旺记得,2017年2月23日,他跟着陈忠义去布拖县特木里镇四且村、乌科乡洛作村、觉撒乡博作村、拖觉镇亚河村4个村调研脱贫攻坚项目建设,下午又赶到昭觉县大坝乡特洛村、日哈乡甲布拉莫村、特布洛乡甲租居坡村,一天跨两个县7个村。“那天7时30分出发的,一直到23时才休息。每到一个村,都详细了解情况,解决实际困难。”

在昭觉县特布洛乡谷莫村第一书记罗雅宏记忆中,陈忠义每次到村里都穿着一双胶鞋,走村入户和大家坐在一起拉家常。“他爱算账,今年种些什么农作物,养些什么,大概收入多少,都一一和贫困户算。”

曾任喜德县乐武乡里柯惹村第一书记的杜光鹃,也见识过这样的“走马观花”。里柯惹村是极度贫困村,村里常住人口均为贫困户。2017年11月4日下午,里柯惹村下起大雪,陈忠义再次来到村里,连续走访了4户贫困户,记下每户遇到的具体情况;夜晚在农民夜校为村民和党员讲党的新政策;入睡前,还特别询问群众温暖过冬的情况。

随后,在陈忠义的协调下,里柯惹村村民集中反映的没有光纤、通讯信号、生产用房等问题逐一得到解决。

杜光鹃一直记得陈忠义说过的一句话:“每一个百姓反映的问题都是大事,只有沉下心来、俯下身子,真抓实干、埋头苦干,一件事一件事抓落实,一个堡垒一个堡垒去攻克,脱贫攻坚才能取得最终胜利。”

本文地址:/wenhua/253.html

请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,不要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